<dl id='00qyp'></dl>

<fieldset id='00qyp'></fieldset>
    1. <i id='00qyp'></i>
    2. <tr id='00qyp'><strong id='00qyp'></strong><small id='00qyp'></small><button id='00qyp'></button><li id='00qyp'><noscript id='00qyp'><big id='00qyp'></big><dt id='00qyp'></dt></noscript></li></tr><ol id='00qyp'><table id='00qyp'><blockquote id='00qyp'><tbody id='00qy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0qyp'></u><kbd id='00qyp'><kbd id='00qyp'></kbd></kbd>
    3. <acronym id='00qyp'><em id='00qyp'></em><td id='00qyp'><div id='00qyp'></div></td></acronym><address id='00qyp'><big id='00qyp'><big id='00qyp'></big><legend id='00qyp'></legend></big></address>

        <code id='00qyp'><strong id='00qyp'></strong></code>
        <span id='00qyp'></span>

        <ins id='00qyp'></ins>

          <i id='00qyp'><div id='00qyp'><ins id='00qyp'></ins></div></i>

            那年那月那場簡單愛的代價

            • 时间:
            • 浏览:15

              在我們的生命中,可能總會有一些難言的記憶:隻是因為那份記憶雖然刻骨,但卻真的充滿瞭傷感與痛楚,一如心棟二十幾年來一直縈繞心頭怎麼都丟不掉的心傷------
              ———————題記
              二十六年前,心棟隻是個除瞭有個頭之外便一無所有的單親男孩。早在心棟兩歲他妹妹還在他母親腹中的時候他就沒瞭父親。他母親是個堅強的女人,為瞭避免孩子會有負擔就沒有改嫁,一直一個人含辛茹苦地堅持著把他們兄妹倆撫養成人。所以在心棟內心深處,他最渴望的就是能夠早早地長大,好早早地替母親做力所能及的事,回報母親那麼多年來的不容易。
              在那個年代,一般的孩子都懂事比較早,但無疑:心棟應該是諸多懂事的孩子中最懂事的。再加上他本來就高大俊朗,因此在初中那會兒就有瞭傾慕他的女生,月藍便是其中之一。
              喜歡歸喜歡,但是在那段基本男孩女孩在一起玩都會被指手畫腳的歲月裡,月藍是完全沒有勇氣直接表達什麼的。秋渺是月藍最好的朋友,於是月藍就拽著秋渺去心棟傢做作業,想以此接近心棟。
              月藍是個直爽的女孩,也很開朗,但是學業卻不好。而秋渺恰恰相反,秋渺是個內秀的女孩,喜歡寫詩,學習也好。慢慢相處下來,心棟漸漸地把月藍當成瞭妹妹,而在他早熟的內心深處,卻暗暗地喜歡上瞭秋渺。
              而秋渺呢?雖然個性內斂,卻很有自己的主見。她眼看著心棟那麼用心地疼惜母親,照顧妹妹,並且也很有文采。他們倆在一起時經常可以對對詩,唱唱歌,還相互共勉彼此的學習,於是不知不覺中秋渺的內心也已經完全傾向於瞭心棟。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是愛情的種子卻不經意地就那麼在他們彼此的心裡萌發瞭,並且一天天慢慢地成長,他們也一直希望有一天這顆愛的種子可以順利地開花結果。
              很快就到瞭初中畢業的日子,成績優異的秋渺跟心棟都順理成章地被縣重點高中錄取瞭。但是鑒於傢庭的原因,為瞭同樣成績優秀的妹妹的學業,更為瞭減輕母親的負擔,心棟最終還是決定瞭輟學。
              高中開學那天,是心棟送秋渺入學的。目送著秋渺走進瞭更高學府的校門,眼淚一直在心棟的眼眶裡打轉。他是多麼希望自己也可以走進那校門,並且一直陪著秋渺學習到最後啊!可是一切都是那麼地殘酷,他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孩一個人走瞭進去。當時那扇門似乎成瞭他們之間隔閡的開始,心棟真的很心痛。可是就在他轉身欲離去的剎那,秋渺卻猛然跑回來緊緊抱住瞭他。心棟當時心跳都快止息瞭,他真的被秋渺的勇敢鎮住瞭。他的大腦經歷瞭瞬時的空白,他隱約聽見秋渺附在他耳邊說瞭一句"我愛你,等著我",然後他就看見秋渺滿臉通紅地跑進瞭校園,再沒回頭。
              那是一句在今天的我們看來平常而又平淡的話,幾乎所有年輕的戀愛的人整天都會掛在嘴上。可是那時候畢竟不一樣,在那個年月,在那個年齡,秋渺真的就是獨具一格的女孩瞭,也算得上敢愛敢恨瞭,真的挺不簡單的。也恰恰是那句話給瞭心棟用心成長的動力與拼命幹活的信念,他希望將來不管是哪一方面他都要配得上秋渺,並給她最好的生活。
              於是心棟白天不停地幹苦力,放工後就去接秋渺放學,然後秋渺就教給心棟高中的課程,並且他們倆每天都會交換一張小紙條,那上面記載瞭他們愛的歷程,那是一首首他們刻骨銘心的愛的小詩:真摯而純情,永恒而永遠。
              美好的時光總容易飄遠,很快高中三年就結束瞭,秋渺也出落成瞭高挑俊秀的大姑娘。而心棟更是一下子長到瞭接近一米八的個子,而且真的算是英俊健壯的大青年瞭。於是秋渺決定不念大學瞭,因為她覺得她完全可以嫁給心棟,並跟他一起走好以後的路瞭。
              但是當秋渺把這事簡單跟父母透露過之後,卻遭到瞭父母甚至以死相逼的抗拒。秋渺的父母一次次背著秋渺去找心棟談話,他們甚至給心棟跪下瞭:請求心棟放他們傢秋渺一條生路。他們說其實他們已經各方面托關系讓秋渺去部隊的宣傳部邊學習邊工作,就憑秋渺的自身條件和聰敏機智,她將來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而心棟隻是個什麼都沒有的窮小子,要學歷沒學歷,要傢庭沒傢庭,將來秋渺也會慢慢瞧不起他的。
              盡管心棟知道秋渺不是那樣的女孩,他也整天一個人看著秋渺寫給他的那些深情厚誼的詩偷偷地哭。但是他反復想瞭秋渺父母的話,他也覺得自己真的不能毀瞭秋渺的美好人生。於是心棟就跟秋渺的父母合演瞭一出戲:他們許諾隻要秋渺去部隊,他們就同意秋渺跟心棟繼續交往,而心棟也發誓一定會等到秋渺從部隊榮歸的那一天的。
              就這樣秋渺帶著滿滿的希望去向瞭部隊,那個很多甚至連大學畢業的女孩都夢寐以求而去不到的地方,那時的秋渺真的就成瞭鳳凰瞭。所以他們的父母在她離開之後就決定搬傢,離開那個地方,離開心棟的視線,好將他們倆完全隔開。並且他們臨走之前再次找到瞭心棟,並說心棟要是真心對秋渺好的話,就一定不要給她留下任何希望,所以他們希望心棟趕緊找個女孩子結婚,那樣秋渺也能徹底死心。
              既然都已經送走瞭秋渺,心棟的心也早已經從送她走的那一刻徹底死瞭,好像女孩在他心裡已經再沒有瞭概念,不管將來或者現在跟誰結婚,那都已經變得不再重要瞭。就這樣他變得不再陽光,甚至有點破罐子破摔瞭的意味。
              心棟的苦一直以來沒有放棄對他的愛卻又不能與秋渺比的月藍是看在眼裡的,所以秋渺走後,初中畢業後因為成績不理想也已經開始打工的月藍就經常去心棟傢裡幫著做活,還不停地安慰心棟。心棟流著淚讀著秋渺從部隊給他寄來的一封封含著體溫的信,品著秋渺始終未改的初衷,想著秋渺父母臨搬傢前的話語,看著眼前一直幫他們傢忙裡忙外的月藍,他終於狠瞭狠心提筆告訴瞭秋渺說他已經決定跟月藍結婚瞭,並且誠懇地跟秋渺說他們不般配,請秋渺以後就把他徹底忘瞭吧,他會永遠祝福秋渺幸福的!
              可令他詫異的是,秋渺居然在讀到他的信的第一眼就第一時間出現在瞭他的面前。她要心棟親口告訴她那封信的內容不是真的,還說如果心棟真的那麼想結婚的話,那麼她就不回部隊瞭,他們當時就可以直接結婚。就在心棟的心在苦苦糾結時,月藍突然出現從背後抱住瞭心棟,然後告訴秋渺她一直都愛著心棟呢,並且她現在已經是心棟的女人瞭,請秋渺成全瞭他們吧。
              那一刻的心棟是木然的,那一刻的秋渺是萬念俱灰的,她的淚就像泄瞭閘的洪,然後頭也不回地跑瞭。那之後心棟就帶著月藍去外地打工瞭,一出去就是半年多,不管多累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心棟總會拿出秋渺曾經寫給他的詩偷偷地哭泣,他總在想秋渺過得好嗎?他離開傢的這半年秋渺還有沒有再給他寫過信呢?
              帶著諸多疑問春節的時候他回到瞭久違的傢,也見到瞭大學寒假在傢的秋渺高中的好同學雪敏。心棟無法克制自己的內心,他還是跟雪敏問起瞭秋渺的事,因為他真的不知道秋渺過得好不好?他回傢之後才知道那次秋渺跑走之後就再沒有給他寫過一封信。可是當雪敏的話還沒落地時,心棟的眼前就發瞭黑,然後這個高大結實的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就直接暈瞭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在自己傢裡瞭,月藍在用毛巾給他擦著額頭。他把頭深深埋進瞭月藍的懷裡然後就泣不成聲瞭,斷斷續續地說:"秋渺死瞭,就在他回來找我的第二天,部隊說是訓練時不小心墜崖的,我知道其實是我們害瞭她------".
              話沒說完心棟就用力地用拳頭打自己的胸,在他的意念裡秋渺肯定是自殺的,所以他認定是他害瞭她。他不停地自問:"這算什麼啊?這到底算什麼啊?到底算什麼?"
              盡管後來心棟還是跟月藍結瞭婚並有瞭自己的一雙可愛的兒女,可是在他的心裡似乎從來就沒有讓秋渺的影子遠離過剎那。因為他畢竟是那麼真切地愛過秋渺的,並且直到秋渺離開人世的那一刻他的愛也未曾更改過。所以這麼多年來心棟一直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每年的七月七,他都會拿出秋渺曾經寫給他的小詩對著夜空一首首地深情地讀。因為他覺得牛郎織女既然愛得那麼苦,在那一天都可以相聚,所以他相信要是秋渺真的在天有靈的話,肯定也能為他而跟著牛郎織女的眼淚而復活,哪怕就算變成天上的一顆星星,或者一陣繞他而過的清風,都一定會在那特殊的日子來跟他相聚的。而他也真的能夠深切感知得到她的存在,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今年的七夕又要到來瞭,心棟的女兒都已經到瞭秋渺當年離開的年紀瞭,然而他還會一如既往地堅持他的"中式情人節的特殊約會"的。瓊瑤的小說總是不乏浪漫之極的"人鬼情未瞭"的章節,當然那都是假鬼。可是我卻希望今年的七夕會帶給這個苦苦為情困的男人不一樣的驚喜:不管是人也好,鬼也好,仙也罷,都讓他能夠真切感知好瞭。因為畢竟已經過瞭這麼多年瞭,他也累瞭這麼多年瞭,苦瞭這麼多年瞭,他也該得到點回聲瞭,不是嗎?